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昨天是洲南鹽場謝鹽祭第十年,我從高三開始參與,從小志工到暑期營隊的營長,從營長再到工讀生,再從工讀生到現在,我是今年回來的青年志工中最資深的。

謝鹽祭的晚會上,我的任務是照顧好這三個老鹽工,讓他們在晚會前不要落跑,因為晚會的一開始就是要好好感謝這些認真付出的老鹽工。高三的時候開始加入志工,在不同的時候會看到不同的老鹽工,他們服務鹽田一甲子,六十年的歲月,故事永遠說不完。
照片中的這三個老鹽工,有因為日治過聽不懂台語的,有國語講得超級標準的,有台語超級輪轉的。和他們切換著國台語聊天。聽他們說自己的兒女與孫子,我總想起那已無法再見面的爺爺。
晚會上,有位老鹽工因今年年初過世而無法到場,協會播放了他一段訪問的影片,影片中他老人家很可愛的說:做工這麼久,都沒有獎賞。人家問他要什麼獎賞,他說:一張獎狀。所以那年他獲得了全國最佳模範勞工。
你知道嗎?這段內容,我曾親自聽他口述,看著他滿臉的皺紋,卻因為這段故事散發出的自信與驕傲。
我曾親自聽他本人口述。
而現在再也聽不到了。
我在舞臺的背光處,一個人不停地擦掉淚水。
就像我現在再也無法讓爺爺載我去任何地方,再也無法看著他高大的背影。


葛仲珊今天唱《就改天》獻給她過世的好友。
她在歌詞說:
因為我知道你離開了這世界
不代表我們不會有一天
再遇見 你存在我心裡面
說再見不代表不會再見
就改天 就改天 改天遇見
就改天 就改天 改天遇見

再次讓我想到昨天的謝鹽祭,想到「離開人世」這件事情。從前,我不相信「死亡」會改變「還在世的人」,因為,我認為,死亡是消失,一個消失的東西,要如何影響還在這世界的人事物。
但,當我親自參加了兩天一夜的送行,當我親眼看著躺著的人,當我親眼看到火化,我沒有害怕,我只有希望我之後來世可以回報,帶疼我愛我為我付出的爺爺好好享受生活。
我不會忘記,蓋棺之前我站在旁邊,眼淚掉下來的速度與份量讓我來不及擦,我說不出「希望你一路好走」,我只希望「他可以起來陪我一起走過這險惡人世的每一條路,在我失望、難過、覺得自己不被愛時,像小時候那樣,找出躲起來的我,拍拍我的背、抱抱我,跟我說,全世界都欺負你,阿公保護你,全世界都不愛你,但阿公愛你。」
我看到送行的人如此之多,三世孫沒有人缺席,從全台灣趕回來。從那天起,我知道他想要教我的最後一件事就是「放棄那些無謂的爭端,做你會快樂的事情,因為蓋棺論定前才是你可以改變的機會。」
ENJOY EVERY MOMENT and NO REGRET.

有些人,這輩子已無法再見,那就改天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