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沉睡吧,草原上的獅子,我決定不再想起你。
過去,我寫過故事給你,我更跟你講過不少的故事,你看我寫的故事,你聽我說的故事,在那些你覺得失望、不知道怎麼辦的夜晚。
我跟你說著那些故事,我想讓你知道:那些古人,其實和我們沒有太大的不一樣,他們同樣需要經歷生離死別,他們也會懷才不遇,他們也會抱怨上司,他們同樣也會愛錯人,然後覺得傷心難過,有人可以找到摯愛,有些則無法。



在愛情裡,大家羨慕像張愛玲那樣的女子,她鮮紅,她勇敢,她自信,她善用她自己的優勢。《傾城之戀》中女主角白流蘇知道這世界上青春是不稀罕的,過個兩年妳就會老去,新的孩子出生,他們紅嫩的鮮嘴,那才是青春。
至少,那樣的青春是未來式,而我們是過去式,或是即將過去式。
但她看著鏡中的自己時,她忽然明白:她是這樣的嬌豔欲滴,她身材姣好,她唇紅齒白,她一笑傾城,再笑傾國,傾國傾城的她,需要的是把握機會。
這是整個故事的開始。
她真的讓男主角范柳原愛上她了,不管香港如何淪陷,他們最終在一起。
因為白流蘇給了范柳原好多暗示、明示、表示的機會。
而范柳原接收到了,也回應了。
故事的最後,張愛玲寫道:

柳原又道:「鬼使神差地,我們倒真的戀愛起來了!」流蘇道:「你早就說過你愛我。」柳原笑道:「那不算。我們那時候太忙著談戀愛了,哪里還有工夫戀愛?」

這是女人的夢想,希望自己最後總是跟最想要在一起的人在一起,而且希望自己夠勇敢的去追尋。
但你知道嗎?張愛玲最後死的時候,身邊沒有任何人。
小說裡的轟轟烈烈,現實中的慘慘戚戚。



對比張愛玲,我們還有林徽因。
林徽因的有名是因為他是傳說中徐志摩最愛的三個女人之一,但這段感情遠遠比不上她人生故事的百分之一。
林徽因後來嫁的是梁思成。林徽因是建築世家,梁思成是梁啟超之子,學習建築,不管徐志摩與林徽因的關係如何,林徽因和梁思成最後遨遊世界,考察全世界的古老建築。他們一起寫下的建築史,他們在建築的世界裡真的可以說是比翼雙飛,我在看他們的信件時,我覺得我感受到那互信的安心。
她不是不喜歡徐志摩,但她知道,她要的是什麼。
她要梁思成的穩定,她不要徐志摩的浪漫不切實際;她要梁思成的陪伴,她不要徐志摩的轟轟烈烈。
她比白流蘇更知道自己要什麼,白流蘇是離了婚的女人,她在當時唯一的選項就是在遇到所愛時不顧一切狂奔。林徽因則是在有選擇時候,知道自己要什麼,做了她這輩子沒後悔的選擇。



我呢?草原上的獅子。
我想我是白流蘇,我給你明示、暗示、表示的機會。
可是,你沒有好好回應。
我願意像白流蘇一樣,陪你走過戰亂的香港,陪你走過那些不安的時光,可是我心裡住的是林徽因,但你無法給我梁思成的愛,你甚至不能給我徐志摩的感情。
我只感覺,你會讓我變成最後的張愛玲。
那你呢?你想要當范柳原找一個人陪你走過亂世,還是當梁思成有個林徽因一起在自己的世界快樂逍遙,或是你其實是徐志摩,你想要有個人陪你轟轟烈烈不計較後果在一起?
我不知道,你不說,我問不出來。
但是我知道:我無法愛你,若你不知道如何回應我的愛。



這次,不會讓你有機會繼續問:然後呢?
沒有然後。
這是我最後想要跟你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