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李劍青,是我喜歡的歌手,雖然我喜歡他的歌聲,但比起唱歌,四十一年來他做更多的是編曲、寫詞、和聲、伴奏、錄音,跟在大哥李宗盛的身邊。也是因為這樣,聽他唱歌的機會很少,他如一隻不停溫潤自己羽毛不輕易高飛的鳥。
兩年前,我把他的歌介紹給你,然後我們一起去了華山五月天瑪莎開的offline離線咖啡聽他的音樂會,那是我第一次去那麼小的現場,第一次聽李劍青唱歌,也是我第一次跟你去聽音樂會。
李劍青那場的話很少,但吉他不停換,小提琴的聲音清澈,我前方是李劍青的歌聲,我的左邊是你以及你跟著李劍青一起唱歌的聲音。
你唱歌一向都那麼好聽。
音樂會結束後,那晚我們躺在華山的草皮上看星星,那年我的工作很低潮,但那天我的心覺得很幸福。如同,我喜歡的講的那句玩笑話:幸福總是來的太突然。

兩年後,我們已鮮少聯絡,我一個人買了李劍青的音樂會門票。出門前,李劍青的單曲CD如命運般地掉出了書櫃,我撿起它,想起了我也買了一張給你,一模一樣。我是早就該知道,買一模一樣的東西就算沒有睹物思人,也會難以想起舊事而沒有任何情緒。
那張單曲的名字叫「匆匆」,是的,任何事情都匆匆,無論是你和我或是時間。

李劍青的第一首歌「出城」我就哭了,不是因為他南漂的故事,不是因為歌詞,而是你知道嗎?這聲音跟兩年前聽的時候一模一樣。
渾厚低沈的聲音,如向晚古寺的暮鐘打入人心。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我覺得,我真的該出城了。


李劍青的歌聲沒變,但講話倒是和兩年前不一樣了,和蕭敬騰一樣,變得有好多話想說,好多故事想分享,和奶茶劉若英的talking也掌握的恰到好處。
這樣沒有好或不好,如同如果五月天阿信不跟團員講垃圾話,雖然台下會有點錯愕,但是認真聽他唱歌也是種享受。
而李劍青,據他本人的說法,他平常在公司也安靜地跟什麼一樣。我相信,這跟他說的:「看到你們來我真的很感動,前兩天的台中場稀稀落落的掌聲讓我彷彿回到很久以前在pub駐唱,拿了吉他就唱,唱好唱壞都不會有人理你」有關係。這一切太難得了,難得他來台北,難得台下聚集了這麼多喜愛他的人,他的音樂小眾,但我們都在。
如果是這樣,那就把平常想說但是沒有說的都說出來吧!濃縮了他的41年在兩小時,說真的,只說這樣,真的算少。
最後他說他很感謝艾姐就算賠錢也辦了兩場,他說他很早就簽給相信音樂了,到現在才發專輯,相信音樂也算是忍了他很久了,語畢,他自己笑了。
停了一秒,他說:「但這就是我喜歡的音樂類型。」
那刻,我很感動。在變與不變之間,如同大哥李宗盛寫的、他唱的那樣「稚志初衷別忘記」。


最後一首是「匆匆」,是那首我送你的單曲「匆匆」,前奏一下,我又林黛玉上身了。很多世事都是白駒過隙般的消逝,包含我們。
李劍青唱早些年的歌時,調侃自己說歌詞很幼稚要我們多包涵,又說「有時候挺懷念那時候的自己,人生只有那麼一個短暫的時候有那樣的情懷。」
我想未來我也會懷念的,懷念曾經有個你,在我最低潮的時候陪我聽音樂會,陪我在華山看星星,以及更多。


音樂會結束後,廣播說有CD的可以簽名,靈光一閃想到我順手把CD無意識地放到了背包。李劍青簽名時很細心,簽了名後會輕吹一下讓墨水乾快點,然後誠摯地說聲謝謝。我如同小迷妹一樣,雀躍地跳到了他面前。
雖然我們都有一張,但李劍青簽了名之後,我們的就不一樣了。
以後,我們就不一樣了。
出城吧!儘管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