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出差時很容易吃得很少,最多的時間是花在交通工具上,移動是最花費時間的一件事情。
回到住家處附近的時候,突然好想要喝那好久沒喝到的「貢丸蛋花湯」,但老闆好久沒有營業了。
取而代之的是隔壁新開了一家賣甜不辣的小店,雖然我鍾愛貢丸蛋花湯,但也不是不曾在餓肚子的時候想說嘗試一下那家甜不辣的店。我還記得是一個週末下午,附近的店都門窗緊閉,我只能接受甜不辣小店。但吃第一口我就後悔了,甜不辣煮得太久,已經開始糊掉了,這叫一個家裡從小可以看到甜不辣的人情何以堪。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算再怎麼沒選擇,也寧願去7-11吃香蕉而不願意再嘗試一次甜不辣小店(就別提他們送的烏梅汁,我喝第一口感受到那帶著渣的苦澀真的要哭了,把我美好的一餐還來啊~~~)。
我好害怕貢丸蛋花湯店從此之後就再也不開門了,這時機太巧了,一個關門,一個就開幕,我不忍去想接下來我家附近就剩下7-11是我的好夥伴了。
畢竟,有一段日子,加班回家後,就剩下這家店燈火通明,離我家又近,每次累到要掛掉時,坐下來聽著音樂放空喝著貢丸蛋花湯是我一整天的小確幸,這是一段自己跟自己的故事,如果,這家店關了,我在台北的記憶就少了一塊。
我今天告訴自己:如果今天貢丸蛋花湯沒開的話,我就決定餓肚子,連7-11我都不考慮。(真的覺得我很有骨氣)


就在距離100cm處,我看到了老闆熟悉的背影,那刻真的是內心小劇場不斷爆炸以及吶喊,心想著:嗚嗚嗚嗚嗚,他們還會開,老闆還在洗碗,貢丸蛋花湯還在,我還是喝得到的,一切都還正常,真是太好了!!!
看到老闆也就轉換為一聲:Hi,現在營業了嗎?
聽到老闆說,有哦,需要什麼,這一刻,內心的我已經哭了。這就是這家店依舊存在的最佳鐵證啊~老闆不是剛好來清廚房洗個碗(誰會啊),是他還在營業啊~~~這是一件生活中多麼重要的小事(很小但很重要)
但我也觀察到老闆的脖子上有個護頸,老闆說是去開刀。
今天時間偏早,店裡沒有什麼人,難得看到老闆滑手機。順帶一提,這麼一家小店還可以街口支付真是讓我太訝異了,記得之前老闆和某位客人在聊街口支付的方便性,心想著:能夠接受行動支付的小店老闆真的算是觀念很新。
我坐在之前的老位子,為了慶祝再次吃到這家小店,還第一次拿了小菜(嗯,但下次不會了)
再喝到一口貢丸蛋花湯時覺得人生真美好,還是第一次喝到的味道,世界還是那樣的在運行,好像一切都沒什麼變。
這可能就是天枰座所需要的,我們善變,所以格外希望世界不要變,否則我們不僅要適應自己的變,還要適應世界的變,那真的是太辛苦我們了。(尤其內心小劇場一天要開唱演出800次,真的不是普通的累)


雖然有點擔心老闆的脖子,但看老闆神龍活虎的,我想應該可以再開很長一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