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我不知道其他人想到你什麼,可是我想到你很多。
我先想到你高中三年跟我說的話不超過10句(本人說三年應該講超過10句話,雖然真的很少說話),這不只是惜字如金的程度而已,要不是你摯友說你其實話很多,我真的差點以為是上帝關了一扇門必會為你開一扇窗,上帝開了一扇讓你那麼聰明的一扇窗,可能會關了一扇說話的門。(但很快知道你那邊通風良好沒這個問題)
但儘管是這樣,我還是想了很多方法想讓你跟我說話(原來我高中就開始使用「每天都用一個更爛的方法接近你」),最常用的爛方法是「讓你教我數學」,我數學是真的很差,每學期都在補考,每次考試都在被打,偶爾想起要練習個數學題時,我就想到你,但誰說教數學需要講話,你充分地演繹了默劇式教我數學這件事情。
首先,寫數學算式不需要講話,接著,如果我有哪一行看不懂,你可以再寫得更細一點,最後我如果連那個最基本的公式原理還是不懂,你就會迅速翻開自修闡述基本公式那頁,用筆指了指,意思是讓我回位置自己看。
通常這時候無論我怎麼哀號說我看不懂,你都不會理我,頂多用筆在簿子上寫下「去問老師」四個字。
是的,我們高中最常對話的方式就是「寫字在筆記本上」,雖然在同一間教室裡,但我們關係比較像是筆友。
我突然想到,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很容易心情不好(大概是青春期的荷爾蒙),然後我就喜歡去你的簿子寫字(再一次每天都找一個更爛的方法接近你」),你也不會怎樣,就是從抽屜抽出眾多筆記本的其中一本讓我寫,我寫完你又默默收回抽屜。

我還記得高中最後一個聖誕節,我為了朋友們做了難度很高而且客製的聖誕節卡片,你也有一張(但我不是很清楚我們是不是朋友,這件事情我還記得我有跟你求證過,記得你那時的答案是「不是不是朋友」,負負得正,我就當我們是朋友吧)。你的是一隻龍,大概是我那時候覺得你很難接近又很難懂像隻盤旋在岩石上的龍吧。
我還記得那隻龍我做很久,先是要上網找到一個我滿意的龍,接著描繪它在描圖紙上,然後複印在要割的那張紙上,然後再割三小時(而且我割了兩次還是三次,因為真的太龜毛了),我沒記錯的話,大概做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晚上吧。有點忘了你那時的反應,大概就是簡單地說聲謝謝吧。
對於節日的用心也不是只有我這樣,你和你的摯友曾經做過在情人節當天,讓全班所有的女生在午覺一起來後收到金莎的事情,現在想想,其實也蠻浪漫的。我也有一份金莎,這件事情讓那時候的我覺得很快樂。(但全班的女生都有,我也不知道我在開心什麼,大概就是很慶幸自己沒被忘記吧)

還想起你很喜歡周杰倫,有一次全班出去玩,忘了誰在車上唱了很荒腔走調的周杰倫,你說你需要回家重聽一次周杰倫,那時候我覺得好好笑,原來你也會這樣:會有一個很喜歡的事物,然後喜歡到不喜歡別人把它弄的不像它。
那次,開始覺得你開始像個人,而不是那隻高不可攀的龍。
我還記得高中畢業後,有一次我去你學校附近跟朋友玩,跟你借腳踏車,你帶我到你宿舍樓下,叫我等著,你上去拿鑰匙。我開玩笑說:你就帶我上去就好了啊,反正你室友不在。我永遠記得,你突然笑了說:「你上去被看到我這輩子就看到黃河也洗不清了。」那是我從沒看過的笑,笑的燦爛,你第一次在我面前笑得像是一個18歲的男生該有的那種笑。
我在那刻突然想到,以前高中時一直有人說你國中很頑皮、吵鬧鬧,那時,我怎樣都處於半信半疑的樣子,三年跟我說話不超過10話的人,國中真的是這樣的人嗎?但那刻,看到你的笑,我相信了。
可能,我說可能,你也是跟我一樣青春期就會稍微變種一下,我是變難相處,你是變安靜。

那天聚會突然想到你,於是我們輪流打給你,但你都沒接到,後來你問了我這句,這是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