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一天又平安地過去了,感謝飛天小女警的努力」—《飛天小女警》

不能跟你一起回家
至少你平安到家
//
不能被你愛著
至少知道你是被愛著
//

有一任前男友是標準的情緒化狂魔,記得有一次在我們快要分手時,他哭著打電話給我,哭得聲嘶力竭,告訴我:「為什麼你不要來陪我,嗚嗚嗚,我就只是想要你陪,嗚嗚嗚,你都不知道你的陪伴對我而言多重要嗎?」(以下哭泣800次的嗚嗚嗚)當下我超級三條線的,這是一個什麼劇碼我自己都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接下來,就是不斷重複這些句子跟聲嘶力竭的哭。什麼叫做聲嘶力竭的哭?有看過小孩哭到呼吸不過來然後需要幾秒鐘的時間呼吸然後再繼續哭嗎?他的哭法就是那種。
我實在很怕他接下來會做什麼事情(因為他有我所有的聯繫方式、公司的地址、我住的地方),所以我當下答應去他家。
去他家之前,我先打電話給我當地最好的朋友,告訴她這件事情,並且跟她說,如果30分鐘之內,我沒有回她訊息,請她務必把我的手機打到爆,然後再順便給了他我要去的地址。接著,我打電話給我一個消防員的朋友,他跟我在不同縣市,但我很信任他,再一次跟他說這件事情,我要我一定會安全離開他家,我要有人可以確認我是安全的。
我到底有多怕?
就是想著五到七坪的房間,只有我們,我其實無法躲去哪裡。
慶幸的是,他看到我情緒就好了,只是想要跟我講話。
那次,我平安離開。


再來一次,我會選擇不去,那種恐懼的感覺可以記一輩子,至少到現在我都還是記得的。會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
從此,我鮮少讓別人知道我家確切在哪裡,也對於所有會瘋狂用不同種方法聯繫我的人覺得可怕。我是業務,我用100種方法想辦法找到我們的客戶,但我想在感情中,我不是你的客戶,你真的不用用100種方法找到我。
從那次開始,「平安回家」對我而言就變成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中二的套句小時候喜歡的偶像劇《惡魔之吻》裡面的經典台詞:「祝福,也是一種愛。」
不是23歲的妹仔,那種緊迫盯人的愛不再適合。
不再那麼患得患失,不會把對方當成全世界,也請別把我當作你的全世界。
感情的成熟度與工作的年資沒有關係,但如果你真的期待找到一個可以走一輩子的人,那應該是找一個可以一起走過全世界的人,而不是找一個你想看盡全世界但他的全世界是你,反之亦然。


總之,不能跟你一起回家,但你平安到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