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前幾天一個人去看了婦產科,第一次內診,結束後,明明醫生就說沒什麼大問題,但坐在批價櫃檯前等待時,我竟然就哭了,眼淚無法制止地一直流下來,連去批價的時候我都還在無聲地哭,如此無預警,我自己都嚇到了自己。
坐上uber,半睡半醒之間腦袋在想為什麼要哭,身體無恙,沒什麼大事發生啊!
突然,我想到了上次我坐在婦產科前的樣子,一瞬間就明白了。

那時候和遠距的男友分手,但遲經的我覺得很不安,其實遲經原因很簡單,就是連續兩個月飛美國,所以我整個身體的時差亂掉了,月經也就跟著亂了。
但當時的我,覺得好害怕,我不知道身體出了什麼問題,我真的好怕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我怯怯地詢問同事姐姐可不可以陪我去看婦產科,我還記得我們看下午診,診間人超多,每個懷孕的媽媽旁邊都有爸爸陪著,那瞬間,我覺得很難過,我耳朵彷彿還聽到那剛分手的遠距男友在聽到我遲經後說的「喔,那就算有孩子也不會是我的啊。」
那時候,我跟自己說:我希望我下個男友會陪我來婦產科。

而這次,我還是一個人。
躺上診療間,第一次內診,我精神很緊繃,身體很不舒服,醫生很有耐心嘗試讓我感受好一點,但心理的衝擊無法減輕。
一個人問了醫生很多問題,在聽到真的都沒有什麼太大問題時才放鬆了一點,離去前,像爸爸的醫生輕輕拍拍我的大腿說:「放心,沒事的。」
一個人走出診間,跟那時候一樣,外面等的孕婦媽媽們都有爸爸陪伴,那瞬間,我是真的希望,有人會過來牽著我的手也說:「醫生怎麼說?沒事吧?」

遠距前男友曾經說過,他說那幾句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就只是不知道要怎麼辦,所以嘗試讓氣氛緩和一點而已。
當時,我覺得真的是bullsh*t,這種話是可以隨便說出口的嗎?
今天早上,我突然明瞭,一個不成熟的人就是會說出這樣的話啊。以前當老師的時候,孩子說出不成熟的話時,我不曾覺得被傷到,因為何必跟一個不成熟的人計較呢?
那這次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所以才會這樣說。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所以才會不停嫌棄我的身材。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才會在我特地為了他在聖誕節前夕飛去找他時接機大遲到,連停在停車場再來機場找我都不願意。我還記得,我穿過了一群拿著「welcome home」牌子的人群,手拿著一個大行李箱一個小行李箱,大的裝滿了他的東西,出了機場我得到的訊息是:他還沒到。對於我的不開心,他只說:「我回台灣也都等我爸媽,為什麼你不能等我?」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才會在我暈船的時候,要我一個人回房間睡覺,只因他想繼續在賭場玩。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我興奮地體驗人生第一次的迪士尼之旅,他在玩寶可夢,還跟我說他覺得迪士尼的遊樂器材都太無聊。
就是因為他不成熟,我一年一次的生日,他只想要待在家裡跟吃樓下的雞腿便當。
這些對他而言真的都是無心之語,因為不成熟,所以不知道這些話、這樣的態度對一個人傷害有多大。
而我,覺得我無法等一個孩子長大,覺得無法等一個人變成熟,所以我提分手了。
既然已經離開了,那他的話,也就不用一直放心上了。過去發生的事情也無法改變。

我多希望,他那時會真的知道,我為了找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氣處理我那時候的工作,只為了他說他不想一個人過聖誕節還有跨年。
我希望,他那時候會知道,我是真的希望我可以快樂地跟男友去迪士尼樂園玩。
我多希望,他那時候知道,一年一次的生日既然他都在身邊,那找一家餐廳兩個人好好吃一頓飯其實我就覺得滿足了。
我多希望,他那時候知道,每一次他都邊講電話邊玩遊戲被我發現,我說很難過其實是超級難過,遠距已經很辛苦了,不專心講電話真的讓我覺得很不被在意。
很多的希望,但既然那時候沒達成,時間也該往前移了。

寫這篇文章,沒打算責怪他,因為那也沒什麼意義,也不用什麼補償,也不需要什麼解釋,就這樣。
寫這篇文章,是希望可以和那個覺得自己被傷得很重的蕭景宇和解。我希望那時候的蕭景宇知道,現在的蕭景宇很明白那時候的痛,直到現在午夜夢迴還是會覺得心痛、覺得想哭。
現在的蕭景宇會負起責任找到一個不會再次這樣傷害我們的人,而我知道,那個人會到來的,他只是在路上。
也希望那個還在路上的人知道,這是我心底最柔軟的地雷區,拜託、真的、不要、踩雷。
也希望跟全世界的男人說,請把握可以陪另外一半去婦產科的機會,可能你們沒什麼機會一起進去,但是,有人在外面等待就是一種安心感。
這是感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安心感。

心安了,
感情就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