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親愛的朋友們,目前我已經搬家囉~新家請點我(快速傳送)
新家是我從網址、網域、佈景一步步搭建起來的,誠摯邀請大家過去新家坐坐與我聊聊天:)




忙碌了一個週末,終於可以在今天來好好寫寫週末與菁菁的小聚。
然後就取了一個我覺得很好笑的文章標題。
反正只要是女人就是花,不管是怎樣的年紀都貌美如花,從外表到心靈,我說我們是,我們就是。



上一次我們是在二月的時候見面,那次,是第一次參觀老師的居家乾燥花小工作室,得到了一朵需要六個小時製作的超美乾燥小花。(就是上面這張)
五個月後,我們又再度見面,這次的花更美!!!(就是下面這張)

美到我幫它拍了超多張美照,回家的路上,一路從捷運站拍到家。(而且這個顏色跟本尊真的一模一樣)
我不覺得自己是網美,但這花實在是太美,拍到完全停不下來。
每次跟老師買乾燥花都會覺得價格很佛心,老師說她不忍心喊高,我以為是因為我們是學生,老師怕跟我們收太貴,結果菁菁說:「不是這樣的,我只是覺得花不應該這麼貴。
當下,我真的是太shock了,但也覺得無比認同與感激。
當你喜歡一個事物時,你會希望大家都知道,你會希望這件事情不要那麼高不可攀。



什麼叫做喜歡一件事?
就是這女人一早去建國花市逛到差點出不來,因為太興奮了。
然後把這麼多花,扛回去台南。
但花真的超美!!!
例如:

或是這個:

我看到她拿著那麼多花出現在下午茶餐廳的時候,真的有一秒傻眼。
但這就是我認識的菁菁。
喜歡一件事情,然後就盡全力去做。



「盡全力去做」其實好難。
我們這次聊到了很多我在工作上的發現,發語詞都快變成是「他們的組織結構是這樣的......」,這大概是聊工作永遠的起手式。
上次聊了很多感情,這半年大概月老是說到做到祂年初的「承諾」,這次有八成以上的時間我們在聊工作、聊案子、聊那些組織架構、聊那些權力鬥爭、再順便聊「這家司康好好吃。」

全台北市最好吃的司康@smith&hus


聊到工作時我永遠都覺得好不可思議,這七個月來,因為談了這麼多的案子,所以,對於一個組織中的利益糾葛愛恨情仇看得比之前要清楚許多。
從品牌的組織一路聊到了學校的營養午餐,竟然發現其實這中間有好多可以類比的事件。公司組織架構往往很複雜,但是若是類比的事情相對簡單,透過過去這七個月每天都在研究這些衝突與協作的經驗,竟然也對某些事情開始可以快速理解然後知道核心的關鍵點是什麼。
這大概是去年年底時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但好像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我始料未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就也覺得還好了)



我喜歡跟菁菁聊天,看著她,我都會想著不知道我退休會是怎樣?
老師因緣際會下開啟了乾燥花這條路,到現在訂單真的接不完(我很多時候都沒有搶到XDDD)
想著我高中的時候,菁菁是我的導師,我記得我高中的性格其實是有點難搞的(可能現在也沒有比較好搞一點),高中生活壓力很大,青少年的情緒很複雜,也很難以排解,說是慘綠少年還真不為過。總是可以為了很多事情心情不好,然後又是好班的吊車尾,數學又被當。(認真說起來我其實沒有很喜歡讀書)
很難清楚記得高中三年都在幹嘛,但我記得我寫了很多詩,那時候喜歡做手工卡片還有手工書,手寫詩送給班上很多女同學逗他們開心,最喜歡國文跟地理,因為國文我永遠可以憑直覺拿高分,地理我考很差但是我很喜歡地理課老師會寫很好看的筆記,這些反而是我高中最記憶深刻的事情。
可能菁菁也知道我就是個這樣的孩子,她常跟我聊的都是情緒與感情,青少年的人際關係永遠是很大的課題,不僅人際關係很難纏,也是因為同儕互動對於青少年而言太重要了。到現在還是不懂老師那時候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跟耐心來跟我討論這個XDDD


到現在,還是喜歡寫字,但也開始寫了blog,不過不寫詩了,改為喜歡拍美照。
喜歡手作物大過於其他東西,但很少自己動手了。
依舊喜歡文學與文字(只是覺得這幾年書看得少,我都要乾涸了)
學習掌握自己的情緒,展現成熟的一面(至少在工作上)
然後就坐在下午茶店開始聊這些年的改變。


工作的這幾年,越來越知道人生會在某些時候覺得很難過,心理上的難過,關卡上的難過,有很多情緒要自我面對與挑戰,甚至是要嘗試去自己搞定自己。
但可能,這些都是為了可以在某天下午喝咖啡的時候,悠悠的說出那些曾經經歷過的人事物。
每次和菁菁說話,都會有這個感覺。
我希望我一直都如她所說的:本質沒有變,只是多了人生的歷練與成熟。
謝謝菁菁把回台南前最後的時間留給我。